星期五的早上3姐妹終於找到時間一起去吃飯了,我和金曼曼都好興奮要準備去吃HIWA,而Vicky這個傻妞當然還是傻傻的什麼都不知道然後跟著我們的屁股走。

久違的HIWA讓我好開心,貝果也好好吃,這家店是繼莎拉奶奶我第2家吃完還想再去的店。瘋女人之間的對話我更開心,看著金曼曼的手舞足蹈,Vicky妞的神彩飛揚,讓我一度忘記時間的存在,我們就這樣從早餐坐到午餐,然後準備迎接下午茶。

當然要不是我和Vicky妞要上班,我還真想續攤到晚餐甚至是宵夜,於是帶著殘念準備前往三越一支援。天氣好冷風好大,我好可憐沒錢買外套,只能穿著2件外套奔馳在中港路上,心不斷想如果不用上班那該有多好。

三越一好rush,在那裡我變得好像笨蛋,就像被Vicky附身一樣,一直在轉圈圈。雖然在那竟然看到上屆外文系的會長也是夥伴,但還是抵不過我對自家福康的思念,還好在那裡可以一直看帥哥哥和漂亮姐姐,害我口水一直流,時間也過得比較快。

到了晚餐時間不以為然吃完夥伴幫我們買的便當,在廁所的一陣暈眩我沒有太在意,就匆忙的準備上站。沒想到接下來的時間讓我既痛苦又難熬,不斷的想要嘔吐頭暈,整個身體幾乎都快要癱下去了,然後兩度的脫下圍裙衝去廁所吐。Vicky說他也好難受,整顆頭漲漲的,快要爆炸了,可憐的大英門市夥伴Fanny就看著我們痛苦的模樣害怕著今晚會只留下他一個人打烊。不知道又折磨了多久,我不時的蹲在地上與苦痛鬥爭,最後Fanny建議我去喝杯薄荷茶才逐漸好轉。

為什麼會這樣?我和Vicky推算一定是那個便當搞的鬼!我的便當就像在喝油,油到一種里程碑,而且它的油說不定是用什麼黑心油,否則怎麼可能只是因為吃到一點油就讓我們整個身體不適;另外2個夥伴因為是吃別攤的麵和粥所以逃過了一劫,真是太恐怖了>"<

夜晚的百貨公司好恐怖,靜悄悄,每個櫃都用布纏起來,不會動的人體模型也被布封起來只露出兩隻腳更可怕。好安靜,只剩下星巴克這家店還有人在運作,只有我在外面clear bar,都好怕那些人體模型突然動起來也跑來跟我買咖啡。不過再恐怖也沒有人心恐怖,走在安靜的百貨公司裡,琳瑯滿目又貴死人的商品一排排的在我們眼前,人性本惡的心開始萌芽。我說我想偷走歐舒丹所有商品,尤其是護手乳拿個上百條,因為我的手被kay5泡得又粗又痛;Fanny說他想偷Porter包包。你們說說看女人是不是真的好可怕...


三越一好rush,我不喜歡;帥哥美女到貴婦少爺好多,看得我心癢癢;Fanny真的好可愛,說說看為什麼星巴克好多正妹;Ameli長得超像陳大仙,嚇了我100跳;Vicky妞兒如果沒有你陪我來支援,我一定會很孤單

離開新光三越妞兒陪我去逢甲買我急用的東西,真的好感謝你,因為我都找不到人可以陪我去買。不久後金曼曼又再度與我們會合一起去吃黑輪伯,然後逛街逛到逢甲攤販都收攤,這也算是完成結束HIWA的續攤願望啦~雖然中間大家都各自打拚去。



如果沒有打工 就可以一直下去

如果我和Vicky妞沒有食物中毒 就可以工作很順利



差一點 就很完美!!!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