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早,鬧鐘劃破房間的死寂,我摸黑著爬下床,開始一天的生活。 


菜刀在砧板上節奏的與蔬果先生小姐們共譜圓舞曲,若還沒睡醒的請小心,很快的將會聽到淒厲的哀嚎聲,不是被身後的烤箱給燙著,就是哪個人的手正在噴血;每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台專心的製作三明治,好趕的上中午時段那群餓虎撲羊的吃ㄆㄨㄣ的客人們。 


我在咖啡店工作,但不在賣咖啡,而是在廚房製作三明治和帕里尼,到了中午就到前台幫客人點餐送餐,廚房碗盤若是爆炸就偶爾到後面洗洗盤子,同個時間,就繼續準備隔天的食材,而咖啡都是老闆娘動手,連邊我都沾不上。

為什麼說吃ㄆㄨㄣ? 看著這廚房環境,同時也是做三明治的地方,衛生我實在不敢恭維,小小強也不時和我說哈囉;就當感慨眼前這些不可思議時,驚人的更在外頭,絡繹不絕的客人,滿臉幸福的吃樣,我只能說阿門。

這個工作更促使我走向好媳婦路線,切菜的功力在老闆娘天天靠腰的壓力之下,我真的離女版阿基師不遠了;原來帕里尼有一道學問,在切三明治的時候也是要有手法的,雖然我的老闆和老闆娘真的是機歪的要命,但其實我也學到不少。

客人有時候稀哩呼嚕說了一大串,要命的是有聽沒有懂,還好都遇到好客人,在他們的耐心調教之下,我的聽力也開始進步了許多。 

果然,等到真的開始工作,才知道失業的美好!! 哈哈 因為還沒賺到錢,老娘就想出去玩了



等我回台灣,再做好吃的三明治給你們吃吧 : D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