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時耳邊傳來老闆娘的叫囂,手裡做的三明治就恰好形容我的處境,麵包裡的餡料擠壓得像我的臉一樣扭曲,這樣的水深火熱日子,結束了。

接著,意外的得到了在旅館的工作,開始邁向好媳婦的另一條道路。


『叩!!! Housekeeping ~ 


我的Trainer耐心的告訴我該如何做,怎麼做最快,那些地方應該要注意。以前我從來不知道Housekeeping這工作原來有這樣大的學問,以為清潔就像在學校打掃那樣簡單容易,做了這工作,才發現這職業的偉大,真是他馬的快要累死我!

整理床鋪是我起初的最大挫折,trainer雙手一揮就把一大張的床單服貼在床上,我有樣學樣的跟著做,不知道是手勁不夠,還是揮動幅度不對,我的床單始終就是無法乖乖的躺平,常常搞得跟麻花捲一樣,甚至有一次,一樣將被單往天空一揮,誰知道被單沒有往前跑,反而向我眼前撲過來,就這樣,大張的床單完全的蓋住我的頭,我好無奈,像個笨蛋似的,而旁邊的trainer已經笑得快要岔氣了。

一開始,往往清完數十間的浴室就讓我耗盡體力,但這都只是房間的一部分,還沒算上臥房和客廳廚房,一整天下來,身體都虛脫的不知道接下來回家的路怎麼辦。之後,慢慢熟練後,雖然不像剛開始那樣笨拙,但結束後,依然不是大吃一頓,就是倒在床上。

不僅清潔度的要求,時間的限制,是抽打背後那條無形的鞭子。尤其遇到那種無敵髒亂的房間,真的是先哭再開工也不急,所以每開一扇門,我都祈求著眼前不是地獄。做過這類清潔的人,如果要排名最難搞的國家,應該都一致會認為- 印度!

姑且不管他們咖哩吃太多,身上散發的香料味,光是他們可把以好好的一間房間搞得像鬧鬼的樣子,就足以讓人恨之入骨。

 

清潔房間可分為客人已經check out或者是還沒check out ,未check out但仍然需要完全的整理,我們稱它full services,遇到這種的我最害怕;假若客人不在房裡倒無所謂,但時常有客人會繼續賴在房裡,沒事一直盯著你做事,縱使他們只是好奇,我卻感覺渾身不對勁,那種尷尬的氛圍只讓我想快點逃跑。

這工作雖然累了點,時常被一袋袋的垃圾和髒的毛巾被單給壓得要死不活,偶爾被工作推車撞的身上瘀青好幾塊,天天工作都還沒結束,就累倒在床頭邊看著窗外的無敵美景,鬱悶著怎麼可以把自己搞成這鬼樣,然後又忍不住發笑。

還好同事人都很nice,在他們身上我看到的是別於亞洲的訓練方式,以鼓勵、讚美來取代責罵。

 

一切都好,但美中不足的就是工作時間少,一週約三天,這真的是考驗著我的帳戶,考驗著我要用多快的速度把這些可愛數字消耗殆盡。

 

我期待,睡火車站的日子! 喔耶...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