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不會常回家的小孩,說好聽點是獨立,說難聽點是不孝,我娘常望著我嘆氣說我就好像出嫁一樣,就算回家停留時間也不長,沾個醬油就要離開。


但我不是不孝,只是一回到家我整個人就會散掉,懶散到一個極點,對於分分秒秒與時間賽跑的我那會是個極高的代價,但或許如此," 家 " 才真正轉變成我另一個可以完全休憩的避風港。


所謂倦鳥歸巢,有時候我也想要回家充電,不巧的是時機常常無法配合,就這樣,回家的時間又延期了,於是那心裡的缺角遲遲沒有補上。


吃膩了沒有感情的垃圾食物,口裡嚼著,心裡卻很空虛。每到這個時候,心裡就會惦記著姨婆小吃,小小的攤販,黃色的燈泡,料理充滿媽媽的味道,每一次吃都會好想要落淚。


對於在外地生活的遊子們,親切的姨婆就好像是另一個媽,它成為了我的另一個落腳處,只要每當想要回家或者是低落的時候,就會想要吃姨婆的東西來彌補那種無法言喻心很空的感覺。


她不只滿足我的胃,也填滿了我的心。




最近有一股衝動想要拿著剪刀把我的長髮剪短,應該會很過癮,但很可能我會後悔。




有沒有人會像我這樣,常常因為一首歌就會沉浸在其中,想起很多事,然後repeat好幾遍,甚至最後還走不出那內心的灰色漩渦。


我需要一個身上充滿正面力量的朋友,就像波麗士大人裡面的藍正龍那樣,這樣我的藍色憂鬱才不至於那麼嚴重。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