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陽高照的中午,郵局充滿了來匆匆去匆匆的人潮,提款機前也站了一排人等候,因為在網路上競標了一本劉軒的絕版書,所以為了要轉帳給賣家我也是排隊的其中一個。前面的人又夠慢,太陽惹得我好惱,還沒準備好下午共經考試更讓我煩躁,血壓也不知不覺的慢慢上昇。



突然,一個角落停留了我的目光,是個身心障礙的大叔在賣愛心彩券,他應該是因為疾病導致大腦和手腳沒辦法很好的協調,讓他連要撥開糖果紙吃顆糖也花費了快要5分鐘的時間。其實在日常生活上不難看到這樣的畫面,舉凡是在郵局口、菜市場或者是車站...等,常看到這些弱勢的人,所以一點都不稀奇。



但是,現在有幾個人看到這些弱勢的人會勇敢的往前給他們幫助? 即使在經濟上對他們都只是小小的給與,又有幾個人願意? 每個人當看到這些畫面都只會心裡覺得他們可憐,然後覺得自己太幸福之類,但當他們向我們販賣東西時我們卻又揮手或來個假微笑拒絕。那剛才這些突然湧上心頭悲憐他們的念頭又維持了多久? 我們也沒有因為這樣而感恩的過每一天,還不是東抱怨西抱怨的,至少我就是這樣的人。



這個社會真的病了,為什麼連走向他們買張彩券都沒有勇氣,是怕你浪費了100元不會中獎還是怕旁人會覺得你這樣的行為很怪異? 有一次,朋友就問我你這樣都不怕被騙嗎? 我回答我寧可被騙也不要錯失掉一個真正需要我們幫忙的人。這當然不是說只要看到賣口香糖的阿婆或在地上爬行乞討的人都灑錢給他們,只是頓時有感而發為什麼現在的人連做個愛心都沒有勇氣,因為連我有時候都會猶豫。



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讓人人心中之間都有一道無形的跨不過去的牆,防備成了我們的武器,也因此這樣常會有像這方面拉近人心的活動,就像Free hug,可是真的會向前擁抱在你眼前的陌生人的人,在世界人數比例中還是少得可憐,可見這道無形的牆有多嚴重。


轉帳完我走向坐在郵局口的大叔,向他買張彩券,那張彩券會不會中獎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今年寒假在Las Vegas遇到有人在Free hug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