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作,睡眠不足,工作量很大,總是累得讓自己好狼狽,時常在客戶和公司其他部門當夾心餅乾;我們在外面向人家賠不是,回到公司又要面對其他部門,"對不起"成了一整天最常掛的話。

我們努力的要將事情做完美,但新挑戰和考驗時常不預期的出現,措手不及;縱使背後有再多的衰事和解決不完的問題,但我們努力維持應有的專業,45度的微笑面對眼前的妖魔鬼怪。

雖然,有時候再怎樣咬緊牙握緊拳頭,那道努力築起的牆還是會瞬間崩坍瓦解,眼淚釋放多日來的委屈。

這戰場把每個人打得遍體鱗傷,從我加入這野蠻遊戲到現在,已經有不少的人選擇離開,卻還是有新的成員不斷加入,然後再一些人離開...

這樣的循環,我逐漸習慣。

想退出的念頭,手指頭數不清;它也讓我經歷了好一大段的憂鬱期,找不到我的價值,找不到工作的意義。

在台北的期間,也是我看書最多的時間,空閒的假日就是泡書店一整天;尤其是那段灰色期,我更是不理會外面的世界,只剩下書與我共舞。

我試著用書,找回以前的自己。



在經過無數的掙扎、猶豫、選擇、決定,努力過後,雖然我的位置、抉擇仍然沒有改變,但我卻像開竅似的慢慢走出那段灰色地帶,那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很奇妙。


因為,我換了不同的角度在看事情。



我知道主管很靠杯,客戶好機八;每次同事聚在一起脫離不了的就是咒罵,朋友聽到我的薪水和工作量相較,不是嘲笑就是露出同情的表情,我也常自嘲我的工作時間,若是當業務員應該月薪百萬。

但是,不管外面怎麼說,因為我比誰都還要清楚這工作帶給我的有多少。

主管無能極了,他什麼都不管只會鬼吼鬼叫,但多虧這王八蛋的傢伙,讓我快速成長,因為沒有人教我,一切自己來,太多不可能的任務我最終還是完成;我相信,我學到的東西比他罵我的次數還要多很多。

出活動累死了,睡眠時間甚至不到3個小時,隔天還要穿著不舒服的套裝笑臉迎人;有時做的事情就像個工讀生,領的錢卻比他們少,真的是有夠乾! 可是要我365天坐在辦公室應該更乾,所以出活動還是有趣的!

我們同事之間感情很好,我曾經回想從學生打工到出社會工作,怎麼可以如此幸運,尤其發現,同事間的情誼在出了社會更是難以找到;他們真的是讓每個戰友撐下去的力量。


這工作讓我接觸到五花八門的人,學到許多行業碰不到的東西。

原來,藝人根本沒什麼了不起,可以和他的經紀人成交才了不起;媒體就是這麼一回事,記者就是你我相互幫助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編輯背後好大的學問,讓原本下一步想走出版業的我更是看清楚和三思。

印刷就印個東西,但價錢和要怎麼印,紙的重量弄得我半聽半懂;剪片子過帶,看到自己採訪的畫面最後變成完整的一部,有莫名的成就感;設計部份,無數次的修改,無數次的被翻白眼,但看到成品真的還是感動。

太多太多的東西,是我從這工作獲得而來的,我也試著在享受這樣的學習,縱使現實依然有無止盡的靠腰事發生。


突然間,想起我剛進這間公司時,有個已經離職的老前輩問我 :

『 剛畢業唷!? 所以這是你第一份工作囉? 』

「 對! 怎麼樣,這工作如何? 」

他沉默了幾秒鐘

『 你蠻幸運的,第一份工作就做這個,它很適合社會新鮮人! 』


現在,我懂了....

很難捱,很痛苦,但若熬過,就像活了過來。


我恨死了我的工作,但卻也好愛 : )


我無法停止對工作的抱怨和漫罵,但我更無法停止想要學習的渴望。



That's my work !!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