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到台中感覺就像重生似的脫胎換骨,短暫的拋開背後那烏煙漲氣的不愉快,連空氣都變得好新鮮,多麼想就這樣的再也不要回到那雜亂令人心煩的城市。

好友的相聚總是讓我可以盡情的笑開懷,彌補長期的憂愁慘淡苦瓜臉,這樣彼此之間的快樂常常把我拉回了以前的大學日子時光,很單純 很開心。

度日如年的我卻不得不承認時間是快的,就在我還在學會適應這校園外的世界,鳳凰花悄悄的又再次綻開屬於它六月的美麗。


謝師宴、學士帽、驪歌 , 不再 屬於我。



數不清的手指頭,每當經過小星星門前,我好想就乾脆放棄現在所擁有的,再次回到我那熟悉的工作環境;又多少次,當我狼狽的在便利商店解決晚餐,看著店員們開心的與同事工作、打鬧畫面,常在想為什麼我要這麼累,當個快樂打工族是不是比較好?

沒志氣的駝鳥心態總是浮現在我的內心,連對面工廠的作業員我都可以幻想;慶幸的是,這樣的想法縱使天天上演,但我真的沒去實現它,因為我知道這些都不會是我所想要的,我不可能賣咖啡賣到老,更不可能一輩子打著零工埋沒我應該要發揮的潛力。


還好, 我的理性終究是大過於感性。


多虧有同事的互相打氣,朋友的苦水抱怨,才可以一天又一天的熬過。是的,其實現在的確可以再尋找新工作了,但我已經擬定好下一個計劃,等的只是時間的來到,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咬著牙撐下去,請保祐我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 :目

改變不了社會職場的許多不公平,私底下搥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牆,或在天橋上歇斯底里的放聲尖叫來洩忿,因為我要學會忍氣吞聲,等到擁有能力的那一刻來推翻這一切的不成立。

挽回不了的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眼睜放任的讓它狀況發生,我會記下,等到離開,再將那些破洞的網一個個給縫補好。



半年, 有多久?

散落一地的酒瓶,數得出來嗎?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