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譎的氣候,看了兩回的醫生,滿身的藥味令人作噁,卻遲遲沒好轉;繽紛五彩的藥丸拿在手裡,卻放不進嘴裡。


工作上的勞累加上感冒不適的疲倦,整個人就像被抽了魂只剩軀殼活著;天亮,就像被設定好模式的機械例行工作一整天,天黑,再拖著被摧殘的身驅結束一天…

周而復始、平凡無奇的,四月 在我心力都不足狀態之下,只能眼睜睜的就這樣讓它消逝。

忙於工作,卻忽略了我的夢想清單,蠟燭好幾頭在燒,我卻一個也抓不牢;聽著好消息一個又一個就像鞭砲逼哩叭啦的連環響,我的心飄浮在真空包裝裡,空洞至極。

內心好多的聲音在撞擊,我好無能為力,因此決定閉起眼睛遮住雙耳,躲回我的灰色角落裡。

我在幹什麼?我在做什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剛結束一場殘酷制式的考驗,僅剩半天的假日終於可以好好喘息。藏身在師大的小巷子裡,讓人經過不仔細看就會略過的咖啡館,那空間有個角落陪伴我度過下午時光。

有時候覺得這樣的我是不是太過於自閉,但或許惟有如此才可以找回我自己。


原本不是要寫這種看了只會提不起勁的滿篇廢話文章,但這次 又不小心離題。

太過於發牢騷會讓人嫌煩,當垃圾筒的角色我也可以瞭解有多不好受,所以我只好又把不美麗的人事物化為文字來宣洩出口。


只是,找到出口,惆悵卻沒有消失。


夢想,究竟離我有多遠?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