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杯

熬了一整晚

搞得身體和靈魂根本是分開的

想吐的程度好比是狂high夜唱一整晚後那樣難受

已經很久沒有像昨晚那麼有毅力的與書蟲搏鬥

至少 我以為 這樣的行為老天會給我點機會


今天考卷一發下來

我就像個失去記憶的人

昨晚那些記的東西全部消失



看著考卷 我寫不出來


我 寫 不 出 來 !!!!



早知道我昨天就大睡特睡

管他尾牙採排結束回到家已經累得跟狗

還在那邊灌咖啡 假惺惺唸書

幹 !



別問我為什麼熬一整晚在背

卻還寫不出來

你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我想應該是腦殘吧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