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亂的房間連燈都懶得開,書桌上的檯燈在昏暗的空間變得浪漫起來。


這樣的氣氛下自己頹廢的模樣在鏡中裡顯得很可笑。


心裡的鎖又好像解開了一道,但似乎說豁然開朗卻又不是如此,大概因為還有好幾個解不開的鎖在等待。


複雜難以解釋的心情沒人能懂,地上東倒西歪的酒瓶給了答案。


紀錄片的日子讓我可以短暫的忘卻一切,全心的沉浸在其中,但每看完仍然耿耿於懷劇情。


把視野擴大就知道自己有多渺小,就好像1元硬幣投入大海那樣沉沒不起。


力不從心的窩囊感很想賞自己一巴掌,比起別人不足的地方實在太多。


失了魂漫步在夜晚沒有車喧囂的道路上,在一盞盞的黃色路燈照明下,前方,很朦朧。


目的地,在哪裡 ?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