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期正值多愁善感,對於世界總有摸不著頭緒的情緒,少年維特的煩惱就時常在文字上抒發心情,每ㄧ字ㄧ句都是當下深刻的記憶。只是,在將這些心情轉換成文字的過程中都是百般的難受,因為要面對著內心複雜的感覺,有條有理而不是留水帳的寫下來,那過程總要花上好久的時間,甚至是好幾個階段的心情轉變,才能寫出ㄧ篇文章。

我的確喜歡寫寫文章,賣弄ㄧ下文字,但天真的就以為喜歡寫字就可以當作家。就像以為愛唱歌就可以當歌手,原來這些想法都只不過就像是小孩時期那種以後我長大要做什麼的天真想法罷了。當有一天長大,真的如願當了曾經夢寐以求的工作時,似乎就不是那麼簡單。

現在,我終於懂電視上那些旅遊作家在分享時,說大家羨慕著他們可以遊山玩水的工作,住各國頂級的飯店時,其實背後他們面對的不是發現新世界的旅遊心情,而是不停在趕稿,以及和生理時間的抗戰,還有面對眼前無敵美景時,轉頭看卻是ㄧ個人孤零零的孤寂感,但卻還要假裝賣幸福給閱讀者。

旅遊作家,是我ㄧ直夢寐的工作。

空服員,拉著行李箱,並列的走在瀟灑的機長後面,橫越整個機場大廳時,很難不吸引許多人的目光。光是看每年的招考人數就可以知道還是很多人不被這光鮮亮麗的外表給吸引。我相信很多人是真的了解這份工作,並且熱愛它。但我更深信有太多太多的人真的只不過是被漂亮的空服姐姐每天在各國之間飛行,然後買名牌,做SPA喝下午茶就是他們放假的必備行程所吸引。很少人可以清楚的知道空服員是ㄧ個多麼辛苦不堪的工作,如果真的了解,就不會年年招考,卻每年還是上百的人在受訓期還沒結束就放棄走掉。

空服員,曾經是我小時候在文章寫「以後長大我要做...」的願望。

我很幸運,在ㄧ個機會下如願的當了小作家,雖然在這人人都可以寫書的時代,這一點都不算什麼,但對我來說卻是ㄧ個很好的經驗。只不過,開始打開電腦開啟Word時,才發現原來寫作是ㄧ場痛苦的長期抗戰。我時在無法沒感情的賣弄幾個文字就隨意的交稿,每ㄧ段故事都是深刻的回憶和心情。

只是,寫作這件事就像是把時間暫時的停止在那ㄧ年的日子。我沉浸在當年的時光,享受當下發現新世界的心情,卻同時也被這些所謂美好的回憶給折磨著。那些笑的燦爛、美得像畫的ㄧ張張照片卻告訴我再也回不去的事實。有時候ㄧ張照片就讓我望了好久出了神,又或者在寫到哪ㄧ段故事時,投入的情緒太深一時拔不出來。因此,寫作寫到一半,看到我默默的哭起來一點也不奇怪。

我在每ㄧ個文字裡掙扎,五味雜陳的情緒無止盡的湧出心頭,當沉浸過後在抬起頭卻是積稿、催稿的現實問題,以及閱讀者愛不愛的問題。到了寫作後期真的整個人幾乎有點憂鬱症,關在自己小小的房間,卻要保持著神采飛揚的心情和文筆繼續描述當年那時的冒險故事,但卻與現實的心情卻完全不符合,整個人根本就是快精神分裂。

看來,我無法當ㄧ個稱職的作家。我沒辦法不帶任何一點感情就鑄造ㄧ篇文章,但職業作家不允許這樣的私人情感放進商業的書中,因為那會「不賣座」、「不符合市場需求」...等的問題出現。

原來,當作家真的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完美。想要不沾臭銅味,保持著一貫的自我風格很難,每個人終究還是要討口飯吃的。否則也不會有許多知名部落客從ㄧ般素人的文章漸漸都走向商業性質的邀稿文。

若稱職的作家必須得這樣,唉...那我還真的不是ㄧ個稱職作家!(煙)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