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弟弟,晚我兩年蹦出這世界,他的出現並沒有讓我感受到父母親對我失寵的感覺;不會偷偷跑到搖籃邊偷捏他,取代的是像得到了布娃娃那種開心的愛不釋手,尤其是他那胖嘟嘟像包子柔軟的臉。

從小到大,雖然少不了搶玩具爭奪零食的吵吵鬧鬧,但只要有人要欺負我弟弟,我會誓死的保護他,衝到那些小王八蛋前和他們理論。

  

小時候,也常利用弟弟唆使他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或者是半夜陪我去上廁所之類的芝麻事,縱使他滿臉的不願意,但我也狡猾的用我們最愛吃的巧克力條當交換品。

『你這次幫我掃地,我就給你五條巧克力條......』

總是這樣的,這是屬於我們之間的默契;我得意洋洋,而可憐的弟弟,被無數次的壓榨,那已經累積上百條的巧克力條 始終 未兌換!

  
長大後,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交友生活圈,不能在像孩兒時那樣,「弟弟」只歸我管,互相看不順眼的次數也增加了不少;表面上弟弟不再那樣可愛,但血濃於水,在我心裡,只要他被欺負,我一樣會握緊拳頭跟對方拼了。

還記得,每年的情人節,我都吃著他滿滿收到隔壁班女孩的愛慕巧克力,就算我每年都落空,也從來沒收過巧克力,但我依然開心得吃著他的禮物,因為我好驕傲他的人氣勝過自己的零市場。

『 你弟長得很帥唷? 』朋友聽完情人節故事總是這樣問

「 他長得一點都不帥,看起來還很拙 」 我毫無留半點面子給他的回答

『 ...................... !? 』百思不解的朋友那錯愕的臉孔是我早料到的

我可以瞭解,我弟弟那忠厚老實,心很細膩的個性是讓他居座人氣寶座的原因,我只能說那些小女孩實在好識貨,當姐姐的我至今還是一樣不成熟的看到帥哥仍會口水流個不停。

   

三年前,開心的全家福照片,當時我們依然還像個孩子似打鬧的完成拍攝,誰也沒想過未來的下一個階段會來的這麼快.....


現在,在我眼前的畫面是忙得不可開交的家人,散落在桌子上待寄出的紅色喜帖,而上面新郎的名字印著就是一直在我心裡印象還是那流著鼻涕每天吵糖果吃的弟弟;這種充滿極度矛盾錯亂的感覺,到現在我還是無法平復回來。

我的弟弟,即將挽著另一個人的手走進屬於他們的家庭,在過不久,會不會就真的像龍應台所描述的現代人在婚後與兄弟姊妹間的狀況那樣...

兄弟就是這樣,
家常日子平淡過,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各自做各自的抉擇和承受」。

聚首,通常不是為了彼此,而是為了父親或母親。聚首時即使促膝而坐,也不必然會談心。即使談心,也不必然有所企求──自己的抉擇,只有自己能承受,在我們這個年齡,已經了然在心...」

  


小時候那種彼此之間的感覺會不會就這樣不見?

我不知道

但我會努力地維持那樣的感覺,那種只屬於我們的小天地,沒有人可以闖入的氛圍;

我依然狡猾的交換條件唆使你做事,說些無理頭幼稚的話,還有別人看似吵架的鬥嘴.......



很多事會因為隨著時間而變質,但也有許多事即使過再久卻從未改變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