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前夕,我心裡卻依然天很灰,怎麼樣也開心不起來…

回想從來台北至今,『不快樂』似乎佔據了一大部份,矛盾內心時常在拉扯,也讓我覺的雙重性格越來越明顯;而最近好像真的已經走到情緒的最低潮,一直爬不上去。

說穿了,我應該也是跟普通人一樣在堅持那好看的履歷表,在這工作找不到任何讓我有成就感的事,回頭看才發現我的快樂都來自於同事…。

糢糊不清的界線又讓我懷疑在自己的身上,或許問題都出在我身上?或許我就是那別人口中的草莓族?

這一切都沒有人可以,也沒有辦法給我答案,問題究竟在哪。

總是當別人的張老師,好像事不關己所以才輕鬆的說出客觀建議,講的似乎自己有多自在又多豪邁;但當面對自己卻跳不過去,真可笑。

我就好像活在這世界的邊界,走在人群裡是那異類不同的灰;

放自己一天假不上班,獨自搭著公車旅遊;窩在咖啡館一頭栽進書的世界;犒賞自己偶爾吃吃美食……我以為這些都可以讓我重新找回動力,好讓我發現原來一切苦都只是錯覺;但逐漸的,這些麻藥功效時間對我越來越短了。

我變得好不像以前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我變成現在這副德性,看著畢業前夕在校園拍的照片裡的自己,那對於一切充滿戰鬥力,什麼都不怕的我現在在哪裡?


為什麼眼淚只有在看悲劇時,才可以如此輕易的掉下來?




我想,此時此刻我的老毛病又犯,開始胡言亂語;在過不久又會看到不是激勵人心文就是生日派對讓我高興的文章,所以大家不用理我,我就是個這樣矛盾的人…


很快,又會  天晴的。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