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的年假也在極低的冷氣流外加陰雨不斷的爛天氣將劃下尾聲,逃脫不了回台北的命運使我痛苦無比,這樣的心情絕對無法與學生時期那樣放完寒暑假隔天就要開學相比,痛苦指數足以破表。

對我來說這一點都不夠長的年假卻讓我身體鬆到大腦像停止運作般的放空,體內的螺絲早已鬆開不見了,放完這九天的結論就是: 幹! 我好想辭職唷 .....

話說如此,就因為年假太閒,天氣太壞,致使我過年行程就是吃東西看電視睡覺吃東西看電視睡覺,剩餘的時間什麼也都不想做,躺在床上打滾來打滾去,此時腦袋又作祟似的開始胡思亂想,手也沒閒著,又犯賤的翻起以前的舊事物,舉凡是畢業紀念冊、卡片、照片....等都逃不了我的魔掌,於是乎,我的過年不時就被惆悵所占據。


回憶,又再次掀起了內心平靜的巨浪。


台北步調太快,沒有時間可以傷心難過,內心的積壓一層又一層的相疊,考驗著耐性與韌性,也就是因為如此,一不堅持住,那該死的負面情緒就足夠殺死我。

在台北和我同樣都在職場打鬥的好友全都離開了,這下我可真是孤伶一人,說不寂寞還真是騙人;再也沒有人可以偶爾下班後和我一起吃飯大罵公司,而假日也變得更加無趣了.....,不過慶幸在這冷陌的城市我還有誠品、圖書館以及咖啡館。


喔,我行的。



金曼的生日聚餐吃得我好撐,這女孩的第三個願望不知道是什麼,希望她快找到Mr.Right,因為這是我去年的第一個願望: 她沒找到,我就交不到;天呀這什麼爛願望,搞得最近總是大聲嚷嚷說我想結婚,但別人問起要嫁誰,我卻啞口無言。



夏天,快來吧! 

因為我討厭冬天;

三月,快來吧! 

因為這樣我才可以重新許願。








    全站熱搜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