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要入冬的陽光在氣溫的對比下溫暖的讓人好幸福,光影灑落在落地窗前就像在空中飛舞的櫻花般美麗。


看似淡而無奇卻從中又可以嚐出最內層那種無法言喻味道的美式咖啡是我的最愛,手中的書加上身後撥放一首首的Jazz音樂下,文字也跟著音符譜出完美的曲子。


單純的快樂為什麼對於現代人竟成了奢侈的物品,那些平常雞毛蒜皮的小事足夠阻礙了我們,使我們亂了思緒還站不穩腳步。


曾幾何時我多想回到小時候那樣,赤著腳丫子在田埂間抓著蝴蝶跑或者是在山裡頭無盡的上上下下奔跑,讓汗水也和芬多精一起揮發掉,剩下的只有歡笑在山谷中迴盪。


若是心不時時轉變,煩惱也永遠的無止盡在衍生;我眼前的規劃發生了意外,現在可足稱第二次的經濟大恐慌讓全世界哀號嚎遍野,美國大幅裁員金融指數讓人擔憂,而我的半年後計劃也因這波讓人挫手不及的潮流提早宣佈我 get out 。


我想是不是應該照著周杰倫的那首稻香歌詞裡描述一樣,追不到的夢想,換個夢不就得了? 但這樣又好像太沒志氣了,不甘願的心情會久久無法散去。


愛情這遊戲太複雜,喝著酒聽你們敘述,慶幸我沒有這塊負擔加諸在已經有眾多藍色擔子的我身上,卻有時候還是會很羨慕當你們開心的分享你倆的點滴那種畫面;可是該死的理性會勝過一切,所以Pei 姐若你真的要結婚,我勸你一定要三思再三思;至於陳Petty,我們每個人都給他一計斷魂拳,看他這樣會不會比較清醒。


若是你們兩位都成功跳脫這齣沒人想看的爛戲,我和金曼曼願意陪你們上什麼鬼好男好女的節目,我相信我們親友團一定會很龐大,然後最後紙花灑在你們身上,而我和金曼曼就配對失敗黯然離去的套好戲碼我願意配合,只是要你們下檔目前的戲我想實在很難。


名副其實電視兒童就是我,波麗士大人和無敵珊寶妹我每週準時收看,上週的珊寶妹哭得我鼻涕直流,然後波麗士的藍正龍真的越看越帥,看得我心花怒放XD 。


星期六小星星抓鬼團很逗趣,一早臉腫的不像話不說,Pei 姐在鬼屋裡頭嚇得尖叫連連還把道具撞得歪七扭八笑倒我;中午的風風亭新家環境我喜歡,但量多到我反芻。


最近,我好想要好想要一樣東西,那就是兔子布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西 的頭像
露西

● 愛旅行的露西女孩 ● Hello ! Lucy girl : )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