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東的最後一天,我們加緊把握時間去探訪我們想去的景點,讓台東之旅畫下完美的句點。






初鹿牧場好漂亮,位在半山腰的地形上,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加上就在你眼前的整片藍天,讓人的心不知不覺都開闊起來。


我發現我很愛牧場這種地方,就像苗栗的飛牛牧場也是可以讓我玩得不亦樂乎,即使別人說它很無聊;我想我可以考慮把全台灣的牧場都走過一遍。


在這邊我要介紹一道好特別的美食,屬於原住民的粽子,山地話念 〝阿拜〞,外面用紫糯米(或小米)包製,裡頭夾層鮪魚肉(或豬肉),這是魯凱、排灣族任何祭典主要的祭品;在魯凱族是非常重要的食品,亦是象徵待客之道最高的敬意;來台東一定要嚐嚐這道食物,好吃又特別。





繼續前往少棒的發源地─紅葉,看著紀念館留下當年曾經在他們手上緊緊握著的球具,殘留著汗水是他們努力的付出,一座座的獎杯和錦旗則是他們努力的成果。







以石當球,已竹當棒,在這樣的環境下榮獲世界冠軍,可以想像的到當年全台灣那種瘋狂每晚抱著電視等候、最後得知冠軍喜悅的景象;即使它現在已經成了回憶,但在人們的心裡還是仍然很鮮明。


哪個年輕不瘋狂,我們決定一路殺到池上只為了一個池上便當,如果你問我好不好吃,我一定會跟你說好吃,因為感覺很不一樣。




享受完美食我們的代價就是騎著很遠的路途,坐到屁股都開花的回火車站準備向台東say goodbye。


火車駛進瑞穗的沿途不再是燈火通明的店家,換來的是一片漆黑;到了民宿後,民宿主人告訴我們明天泛舟八點要集合,此時,在今晚新聞將發佈颱風警報。


隔天的早晨,瑞穗的天氣好像沒受到颱風的影響,泛舟的人也沒有因為這樣而減少,一大堆人就擠在廣場認真的聆聽救生員在最後下水前的注意事項和須知。


扣上救生衣,戴上安全帽,最後再拿著划槳,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岸邊走去,這樣的畫面好像要準備出征去。


大家同心協力的往前划,即使船上大家都是因為同個民宿而才湊在一起,但此時大家都是同一艘船的戰友,任何一個被急流漂走,我們都會伸出援手極力的搶救他。


颱風前夕,看著這些喜好冒險泛舟的人們,我預估現場有三分之二的都是大學生,因為只有大學生嫌命太長XD


看似平穩的溪流,常在暗處有湍急,尖叫連連;要很注意自己的船位在哪哩,一遇到觸礁,大家又得費力的想辦法移動船隻;倘若你不注意,很有可能你的頭或腳就會被岩岸的壁石所襲擊。


當然,沿岸的風景很美麗,划著船隨著波一陣一陣的前進,突然讓我想到長江三峽的景象,只是我們少了李白的閒情逸致,多了隨時會翻船的緊張刺激。


加上沿岸停靠吃飯休息,花了3~4小時我們終於完成了泛舟的任務,我的手早已沒知覺了,而且腳上的鞋泡了一整天的水也都爛了,全身癱掉,都不知道是怎麼回到民宿的。 


                   
  


你以為一天的行程就這樣結束了嗎? 噢~不!! 回到民宿跟我們同艘船的另外一群台大生約我們騎腳踏車到瑞穗牧場,一路上坡不打緊,牧場結束繼續衝下個景點,最後抵達北回歸線才肯罷休,連我自己都佩服有這樣的體力。


這群台大生跟我們同年紀,他們也在環島,只是時間上差了我們一大截,我們一個月,它們六天。真是一群可愛的年輕人(這口氣好像老太婆XD),最後還人很好的歡送我們到車站才說再見,Nice to meet you 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累,我們胡亂的衝進車廂,也沒仔細看這班車往哪,還好老天賞賜給我們一個好心人,他跑來向我們說這班車是往台東,我們才火速把行李往肩上扛,死命的衝出車廂,深怕火車開跑。


好運了16天,或許老天覺得夠了,於是送了我們一個正中東部的颱風,害得我們到了花蓮真是哭笑不得,哪兒都不能去;試著想衝上太魯閣,卻因為風雨的無情,讓我們只能摸摸鼻子打道回府。


到了七星潭,才發現像我們這樣不要命的遊客還真多,特別的奇景是今天在沿海邊多了好幾位的警察人員,他們是在防衛遊客靠近海邊以免被風給吹走掉入海裡。




東華大學有夠遠,要不是想要一睹它的歐式建築物,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來;這裡真的好偏僻,群山環繞,眼見的都是山,我想東華的學生應該都很認真在念書,因為他們也不能跑去哪玩。


如果說台東是原始的保留生態,那花蓮就是一個雕刻師所雕出來的奇景;鬼斧神工的讓人對著眼前的景象嘆為觀止,只是我們這次沒那個命去觀賞這項偉大的藝術品。

             


明天到宜蘭,看著電視上的新聞,我已經不敢再抱任何期待了,Good luck to me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西 的頭像
露西

● 愛旅行的露西女孩 ● Hello ! Lucy girl : )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